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书生有种 436 眼睛流口水

436 眼睛流口水

    早饭过后,大队伍继续往瀛州的方向进发,因有数百伤兵,进发的速度始终提不起来,宛若乌龟爬行。
    这不,还没走出多远,日头高升,竟已是晌午时分。
    “就地埋锅造饭,饭后继续赶路!”
    苏贤、杨芷兰、言大山、周记室等也停下休息,在临时搭建的帐篷中享用午膳,饭后,有人来找苏贤,禀报说纳兰节想见他一面。
    “正好饭后散步,那就去瞧瞧我们的‘贵宾’吧。”
    苏贤呵呵笑着,走向大队伍的后面,关押纳兰兄妹的囚车就在那边。
    他心里明白,纳兰节想见他其实是为了亲妹妹纳兰嫣。
    苏贤他们走过去的时候,纳兰节正在囚车外的桌上用膳,见苏贤前来,忙起身相迎并笑道:
    “苏兄,诸位,打搅了。”
    “小王爷想见我,应该是为了令妹纳兰嫣吧?”苏贤问道。
    “惭愧,可否劳烦苏兄为嫣儿松绑,让她吃口饭?”
    “来人,给辽国郡主松绑。”苏贤大手一挥,老实说,纳兰节的护妹之情令他颇为感动,只是纳兰嫣似乎不太领情……
    “……”
    很快,纳兰嫣囚车上的黑布被掀开,将士们给她松了绑,口、眼、耳上的堵塞物也一一取出。
    从今天早上到现在,纳兰嫣被“幽闭”了半日,这半天对她来说,真的太难捱太难受了,这种日子简直就不是人过的。
    昨天还有昨夜,她虽也被剥夺了视觉、听觉还有开口说话的能力,但那对她来说不算什么,尚且还能忍受。
    可是今天上午再被“幽闭”的时候,她就有些受不了了。
    可承受的阈值被冲破。
    那种永远陷在黑暗中孤独不见天日的感觉,让她从心底里发颤。
    她平时本是一个闹腾之人,最受不得寂寞与孤独。
    这种“幽闭”的手段,对她来说堪比最残酷的酷刑。
    重见光明的刹那,纳兰嫣努力眨眼适应的同时,就已瞥见了那个让她无比难受的人——苏贤!
    她一边眨眼一边怒瞪着,心头火气冲天。
    那种被“幽闭”的感觉让她难受与害怕,她真的想大骂苏贤三天三夜。
    可是还没等她开口,纳兰节已将美味的菜肴送来,大声喊道:“嫣儿你先吃点东西吧,吃饱了再说,赶快……”
    勾诱腹中馋虫的香味儿钻入鼻孔,纳兰嫣喉咙轻轻一动。
    她蹲下身来,双目虽还未适应明亮的光线,但两手却已抓着盛满食物的金碗狼吞虎咽……
    吃到五分饱时,她的双眼恢复。
    她便在那一边吃东西一边怒瞪着苏贤,恶狠狠的,若眼光能杀人的话,苏贤只怕已经死了几百次。
    苏贤不以为意,只暗中冷笑。
    一会儿后,纳兰嫣吃完,用一块丝绢抹了抹嘴,然后点指着苏贤的鼻子,在囚车中开始破口大骂,还扬言要率大军南下,灭了整个梁国。
    “看来还没有认清眼下的形势,来人啊,继续给我关押起来。”苏贤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开。
    “苏兄,苏兄不可……”纳兰节在后面求情,但苏贤不加理会。
    “……”
    大队伍开拔,继续缓慢的往瀛州方向行进,不知不觉间,日渐西沉,又到了黄昏时分。
    这次他们运气好,刚好路过一座不大的市镇,可以在市镇中过夜,应该能睡得舒服一些。
    晚饭时,纳兰节与苏贤他们同桌而食。
    两辆囚车也停在附近。
    囚车所在的位置,与苏贤他们本来相隔较远,但苏贤怕麻烦,每次饭后纳兰节都要见他,还不如让两辆囚车直接停在身边。
    晚膳用了一半,纳兰节寻了个空隙,对苏贤作揖说道:“苏兄……”
    “嗯,也是该让她放放风了,来人啊,给辽国郡主松绑,送饭。”苏贤笑道。
    很快,纳兰嫣“重见天日”,此时正值黄昏时分,光线不强,她稍稍眨了两下眼便已适应。
    因看见苏贤正冲自己笑,纳兰嫣心头顿时怒火冲天,酥胸起伏,失去理智,再也不能忍受,在囚车中对苏贤破口大骂,同时不忘进行威胁。
    “看来不饿啊,那就继续给我关起来。”苏贤不以为意,对将士们挥了挥手。
    “苏贤你敢……”纳兰嫣顿时大急,她不想再忍受那种无边黑暗般的孤独,张牙舞爪拼命反抗。
    但这无济于事,在将士们的强力手段之下,纳兰嫣再一次被“封印”。
    纳兰节身为哥哥,自然在旁求情,希望苏贤高抬贵手……但苏贤丝毫不为所动,只说等她什么时候冷静了,就不再“封印”她。
    一夜安宁。
    眨眼间,天光渐亮。
    已是第二天的早晨。
    苏贤这一觉睡得浑身舒坦,起床洗漱后,来到吃早点的地方,纳兰节已经提前等候在那里。
    “苏兄,嫣儿已被关押了一整夜,想来她应该冷静了,知道了‘幽闭之法’的厉害,苏兄……”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来人啊,给辽国郡主松绑,送饭。”苏贤挥了挥手下令道。
    “多谢苏兄!”纳兰节端着一盘精美的早点,走到纳兰嫣的囚车旁,准备好好的劝一劝她——
    人应该顺势而为,既然被俘就要有做俘虏的觉悟,放下身段,低头俯首,保全自己,不失为一种生存的哲理!
    可是等到纳兰嫣被解除“封印”后,纳兰节却愕然了,他竟然看见这个向来坚强的亲妹妹……哭了?
    没错,她的确是哭了。
    纳兰嫣总归是一个女人,以往她头顶如意郡主的光环,在辽国顺风顺水,可是这次被苏贤收拾得够呛。
    她本是一个闹腾的人,怕黑,也怕孤独,苏贤用“幽闭之法”封印她两天,她是真的难受与害怕。
    昨晚那漫长的一夜啊,她几乎没有睡觉,始终都被黑暗与孤寂包围,感觉过去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那么长的时间,足以让纳兰嫣发生一些变化。
    “哟!看来这早点不错,某人的眼睛都馋得流出口水来了!”苏贤打趣,凑近了仔仔细细的瞧,像是在看西洋景。
    “你滚开啊!”纳兰嫣侧身,挥袖拭泪,她现在虽有点怕苏贤,但被那样调侃,“你滚开啊”四个字便脱口而出。
    “嗯……你竟敢骂我,看来还不够冷静,来人啊,把她给我关押起来!”苏贤面色一变,挥手对将士们下令道。


同类推荐: 带着仓库到大宋大明寒士柏林1943帝国吃相代汉神话版三国天下豪商天启风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