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出笼记 5.04章 默默开路

5.04章 默默开路

    潘多拉纪元143年11月21日,真新正和曾林正式进入了建邺城。在近古长江大桥下。蒸汽船靠岸了。二人沿着江浪冲刷的石阶,走上来后,接受了审查。
    一位身着军装的女士迎了上来,张开怀抱和曾林拥抱了一下。在卫铿带着浓厚怀疑的目光中,曾林介绍道:“这位是我的学姐。我们共同研究过沪地江河生态网,对了,刚刚的巡江鱼鹰就是她们家族培育的。
    曾林随后又对这位女士介绍道:“他是我从南边带来的新人训练师,叫做真新正。”
    卫铿:“很高兴见到你。”
    这位女士看了看卫铿说道:“你的生命场很特殊。”
    卫铿顿了顿,有些奇怪她是怎么看出来的,但是系统立刻标注了远方天空中盘旋的机械飞行兽。从资料对比中,这些机械兽现在的飞行姿态,是戒备姿态。
    这些机械兽感觉到了卫铿集群的生命辐射。
    卫铿对系统:“我单个个体仍然会让生命感觉到威胁吗?”
    系统:“现在,并非是强度的因素,而是您的生命场特征已经被周边所有生态群铭记——你可以理解为,你的气息,对整个东亚区域弱势基因群落都具有一定的震慑力。但是,您放心,大师级,以及大师级以下的训练师,无法判断您连接的生命源来向。”
    果然,如系统所判断。
    负责巡江的大师级女训练师,尽管有些诧异,这位新人训练师何以让自己的成熟体机械兽反应异常。但是自己上手拍了拍其肩膀后,找不到毛病,还是将他放出去了。
    这位女训练师拍了拍‘真新正’的肩膀,其实是人类之间有效的验证方法。
    如果人形的怪兽,例如龙系珉那样的。她对人类身上的生命辐射会有反应,会感觉到过敏。
    【卫铿是人类,在系统评判中,是这个世代最最纯正的人类基因。在其他分支时间线上,更是人皇体系的起源,其生命辐射对其他人类有着协调共振效应。只有非人类才会被放射性影响,要么死,要么变异。】
    ……
    乘坐蒸汽轨道车辆,进入了建邺城。
    这条入城的道路,
    顺着前世旅游的记忆,卫铿理清了方位,找到了总统府,南故宫,明城墙等地标建筑。
    如此庞大的一个城市,是需要维护的。卫铿在路边就看到,好像是马匹的生物却长着鳞片,有着蜗牛一样的齿舌,不断在粉碎地面生长的苔藓,用来保障路面清洁。但饶是如此,苔藓生长的速度还是让城市内布满了深绿色。
    ……
    在潘多拉纪元之前,全球人类文明的最后时刻。
    全球各大城市一度陷入混乱,人类最后的希望是依托于少数拥有隔绝屏障的纳米都市。例如渝城。
    但是建邺在当年也是有规划的,部署了大量核电站。按照系统打开的建邺地形图,电站区域就在紫金山附近,由军队重重把守。
    第四代核电站,设计非常安全。这样的核能设施是大破灭前的人类统一标准,在格陵兰岛上的设施也是如此。
    根据反应堆的结构,核燃料被牢牢的约束在一大堆钢筋水泥中,就算出现堆芯失控,也会被牢牢封在缸体中,不存在出现爆炸的可能。哪怕是主动破坏,也得有人搬运个几百公斤炸药,然后通过重重门禁,去最核心区域破坏。
    在当年,建邺城市是可以展开纳米防护罩的,但只能维持十万人的生存。但当时涌入的难民过多,让极端的生态组织者找到了周边山丘上的纳米防护基站,将防护基站给破坏掉了。
    见事不可为,建邺的大部分高官和富人们撤入了渝城,放弃了这里。
    建邺军事集结地的司令和留守干部在科学家提出的人类群落生命场效应理论下,决定赌一把。
    用能源保障城市运转,执行集体主义,恢复秩序。规定居民有义务加入军队和公共组织清扫周边的生物群。
    最终,建邺这座当时被放弃的城市,在潘多拉场中恢复了过来,而随后渝城这个所谓人类最后的避难所则是崩掉了。
    …
    如今建邺依然保留了旧时代人类文明的痕迹,是少有夜间还亮着路灯的城市。
    只是当年那些与下同甘共苦的决断者们。似乎,经过几代人的变化,已经不是当年的形态了。
    在入学的公共食堂中,代号为真新正的卫铿看着面前这些不带油的清蒸劲块,面色有些发绿。
    或许是刚刚从空扭位面回来,自己还在脑补热气腾腾的煎饼果子,蟹肉棒,鱼豆腐,压气橘子水。对眼下建邺城的伙食有着,从云端坠落的落差感。
    卫铿不禁问系统:“是我太娇气了,还是有别的什么原因。你说别的穿越者都是要来建邺的,嗯,这么清苦的生活,他们怎么克服的?”
    系统:“大部分穿越者刚来这里,也是食用这些的,但是他们与您不同,他们不准备在这里一直蹭饭。”
    卫铿:“额?”——系统说到点了,卫铿找到一个用餐点,基本上就准备习惯性在这连续几年用餐了。在衣食住行这方面,卫铿趋向于大众化的消费。
    但是,在这末世,大众化消费,就等于贫民窟苟活。
    ~
    系统打开了,初级,中级,高级餐品的对比。其中高级餐厅,是位于城市中心的上流建筑。
    窗明几净的餐厅里,长桌铺上布匹,各类银盘上,摆放精致餐品,在非常仪式化的安静气氛中缓慢用餐。吃肉?嗯,个人水箱中养着龙虾,亦或是有专门上流体系供养的肉畜。都是活的。
    ~
    所以,吃肉,对于大部分穿越者来说只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对携带系统辅助的他们来说,只要提升自己的等级就可以了。
    而对卫铿来说,由于那种随大流的性格,吃肉这个问题就会变得很复杂。
    ~
    此时,在对应的空扭位面中,轴时间线上。
    进入天泽派工业区的卫铿,正在朝着一盘地下水加氧养殖的盲虾加工着。先加入醋水软化壳子,再浸润料酒和盐分腌制,炒热,最后加入面糊勾兑浓汤。形成了一碗非常香的胡辣汤。
    平民化的食材,就让卫铿很满足。
    ……
    真新正在进入建邺后迅速入学了,学费并不困难。
    珠新区的商队打通赣南后,就将货款预存到了当地的商会。而当地商会再向北,进入长江区域的经济体后,也为真新正的账户预存了足够多的款项。
    现在卫铿入学的学院的原来校址,是赫赫有名的南方大学。
    钟塔依在,操场上向着东北方向看,就是紫峰大厦。只是校园内墙垣上的爬山虎全部被清除掉了。
    此次真新正北上的目的是,寻找潘多拉时代的生命改造技术,所以选择的课程是《潘多拉纪元生命科学》。
    为了跟上导师的大课,数理化是要考核的。
    在卫铿眼里,这些考核有点像行政能力测试,而不是正规的考核。凭借着系统的资料库辅助,这场“开卷考试”卫铿拿了满分。
    ……
    然而卫铿目前视角之外,
    在建邺的中型研究所中,曾林已经将南边的骤变,以及此次前来的某新人类群落个体的信息,交给了建邺集团。在建邺高层中,现在已经为卫铿,以及现在的“真新正”个体,建立了一个独立的观察档案。
    其实,这样的事情,卫铿集群在来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了!但仍然开启了此行动。
    ……
    在建邺学院的阶梯教室内,卫铿坐在后排,拿着笔记记录。
    随着导师入场后,刚准备埋头的卫铿,被导师过于洪亮的声音震的抬起头。
    导师:“同学们,现在是潘多拉时代143年了!人类仍然在危难中,我们的民众每日依然要靠着,共同注射维持基因稳定。”
    说到这,卫铿感觉到这个导师好像是看了自己一眼,
    卫铿回忆了这几日的情况,自己在入学的时候,最近好像被要求采集了几管血液。想到这,卫铿吐了一口气,明白了,这个城市似乎已经注意到了自己。
    导师在朗诵般的开场后,翻开了书本,用平缓的语调:“下面,开始讲解生命科学,我们在新世代时,可以公共工作,生活,相互依赖陪伴的伙伴。第五十四页”
    卫铿打开了课本,前面的书本自己已经预习过了。
    生命科学开篇讲述了潘多拉场的生命状态,
    第一章:各个细胞的融合和再生。
    第二章:传统生物界,植物,动物,微生物,真菌之间的基因差异。
    第三章:高等生命体,三胚层的分化、逆分化。
    到了这一章,就有了卫铿要汲取的经验了。
    内脏、肌肉、骨架,是人类胚胎发育过程的不同部分。现在统伐军内部大量原来的变异感染者需要重新生成自己的器官体系,正需要学习如何导引生命辐射完成再生。
    在书本的第35页开始,就有一些涉及到不同细胞类型在生命辐射过程中,基因分化的公式了。以及一些操作的图片。
    当然,教科书上只能启蒙,想要真的了解并运用知识,在毕业后,还得混入建邺的一个生命科研中心。
    关于这方面的资料呢,其他时间线上的穿越者收集的信息都是断断续续,没有体系。对于将畜人回归成人的过程,要经历煎熬般的过程和投入大量时间精力,也就是卫铿集群所在的原时间线上,才有雄心壮志来搞。
    ……
    坐在后排的卫铿,自己在学习,一副不起眼的样子。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个课堂上,有系统标注的一个人:秋孟非,他是班长。
    系统:“这是一位主角,可以接触。”
    卫铿略微注意了一下,这个青年在“天殛龙”被建邺俘获后的剧情。确实是那么一个幸运儿,但随后就没有太注意了。
    在空扭位面那边,也是见到了同样的意气风发的同学(宋电)。
    卫铿:“用不着羡慕,更用不着靠拢,我自己慢慢积累我自己的。等走到最后再回顾历程,没有一刻时间,是可以用来关注别人的。”
    ……
    一个星期后,
    在一天的课程结束后,卫铿蹲坐在钟楼下方,这里是学校阴面的角落。
    前一世呢,同样作为学校中独行的普通人,自己也喜欢找这类的地方,一个人想心思。
    真新正连接着自我群体,断断续续地把自己看到的知识,链接给后方。
    珠新区的疗养院中,蘑菇状的放射塔下,卫铿集群完成了脑细胞朝着神经干细胞的逆向转化工程。
    一些重度感染者的颅骨注入了自己的神经干细胞后,大脑已经有了再次发育的迹象。
    随着自己的导引,这些感染者已经开始画画,也能跟着一些音乐哼儿歌,手指也会扣纽扣了。
    卫铿集群发现:能将一个该救回来的人救回来,与除恶需尽相比,差不多重要。平心而论,这个末世中同类相残的理由已经没有多少了。但是需要救的人还有很多。
    能救回来一千个,那就赢得了一场小规模战役,而能救回来一万个!就是战略会战的胜利。从士气上,会对统伐军的同志们带来无上的鼓舞。
    与潘多拉场进行抗衡的过程中,很多人会倒下。而能让倒下的人再度站起来,重新加入战斗队列!这样的实际效应,能让己方的战歌变得雄壮有力。
    故,与己方在根据地中,这样的史诗行动相比。建邺城的一些琐事就显得,让自己提不起劲来。
    真新正:“这是第一个星期,嗯,一切无事。在这里,也许就只会逗留,一百个星期。——愿以后的每个星期,都能这样平平淡淡吧。”
    ~
    来了一个星期,真新正没有交到一个朋友。
    或许意识到了这个城市在刻意的关注自己,也不敢交朋友,才会有这样数着日子过的情况。
    唯一让真新正欣慰的是!自己在这里学到的知识,对后方都是有用的。留在这里能赚一天,就是一天。
    该赚的都赚完了,再全身而退。
    那一天,离开建邺的时候,应当相当刺激。


同类推荐: 这些书总想操我_御书屋全息游戏的情欲任务(H)快穿攻略,病娇男主,宠翻天!(黑化男主总想套路我)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万域之王鹰扬三国史上最强赘婿极品战士之盗墓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