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 第147章 自秀传芬芳

第147章 自秀传芬芳

    师妃暄面上露出一丝淡然神色,丹唇动了动,寇仲和徐子陵齐齐侧耳,脸上羞意顿去。
    那些个草莽之辈看得分明,知是传音入密,齐齐在心底暗骂寇徐二人,又羡慕不已。再看向师妃暄时,却不忍偏离目光,惊艳到无以复加。
    师妃暄圣洁与悲天悯人里头,带着一丝疲倦与执着,佛祖大爱之中,亦透露出凡人的无奈与坚持。神与人合,兼具两者之妙。
    寇仲立时振作起来,大声道:“这徐国之徐,乃是徐子陵之徐。陵少与我,不分彼此,他所言便是我要说的话。世民兄以为如何?”
    “原来是如此由来。我还以为的伯益之子若木开国,嬴徐之徐。”李世民脸色古怪,开口道:“我与无垢也是夫妻一体,并无彼此。她之言,亦是我之意,这个赌约我应下了,请天地共鉴之!”
    他说罢,就要驱马上前,却听到一声“且慢”,尚秀芳从姐妹群中冲出来,说道:“两军对垒,岂有主帅打头阵的?就让秀芳替姐姐和姐夫做个先锋如何?”
    英姿飒爽,清雅不凡。方才在美人群里头还不觉得,现下出来,有熟识之人认出,不禁叹道:“脱去舞装换得武装,更显出三分洒脱,尚大家可谓尽得风流矣。”
    独孤凤在一旁看得眼直,喃喃道:“可恶,给她抢先了。”宋玉致轻拍了她一下,抿嘴而笑。
    尚秀芳来到阵前,声音轻柔,泛起在每人耳边,道:“秀芳此来是履行当年赌约。前番师父在洛阳收我入门时候,曾说几年之间,便可将一个全然不会武功的女子,调教成可比肩知世郎的高手。我来便是验证此事。”
    众皆哗然,就算尚秀芳这几年在江湖上名声鹊起,所胜的也不过是玄榜或者黄榜之人,最有名者不过是大江会的裴岳裴炎兄弟。
    这两人所在势力不小,武功却不如何高明。就算今时今日,诸侯混战及榜单排位争夺,致使武林中人减少一半,他们依然连玄榜正册都进不得,功夫可见一斑。
    是以尚秀芳言外之意是要挑战王薄,不自量力到叫人无所适从。王薄本人亦阴沉着脸,闷不做声。
    鲁妙子不禁露出喜色,若尚秀芳身死,那令人忌惮的诛仙剑阵就不攻自破了。他才要开口,却被梵清惠以眼神止住,恍然大悟,轻动嘴唇。
    尚秀芳诚恳的道:“我知今日两方大战,决定天下归属之时,本不应该为此小事而任性。可此小事,却是秀芳耿耿于怀、心心念念的东西。我亦要向人证明,尚秀芳无须靠任何人,亦能自立,亦能活得精彩!”
    声音一变为慷慨激昂,令人为之动容与心折。
    王薄脸色一肃,挺身而出,说道:“既然尚大家有此豪情,我不答应,显得太过惜名与小气了。回首过往,当年提着脑袋反隋,何等意气风发,现今反倒是耽溺于虚名,做出许多蝇营狗苟的事来。
    今时今日,我能不能逃得一命还难说,不若成全尚大家一番。我们不必留手,你胜,径直取我性命;我胜,阵斩美人这等煞风景的事,也能让王某‘万古流芳’。哈哈哈哈哈!”
    他越众而出,一抖长鞭,大声喝道:“来!”
    商秀珣等尽数面带忧色,看向沈元景,却见他伸手一压,这才好过一些。见尚秀芳从马上落下,轻移莲步到了阵前,刚落下些的心又揪起来。
    尚秀芳在王薄面前站定,深吸一口气,抽出宝剑,说道:“承蒙师父厚爱,秀芳所学神照经,明见内外,乃是不输慈航剑典与长生诀的心法。又有白云剑法,我师仗之以两败毕玄,天下无……天下绝顶,乃是极为厉害的武功,知世郎可不要大意。”
    她本欲说天下无双,可诛仙剑阵便有其余三门同等威力的剑法,加之徐子陵的莫名剑法,还有师父说过弟子中无人有天资能练的太极剑法、五岳神剑等,倒不好过分夸耀。
    这番言辞本是要提醒王薄,实实在在的不必留手,可其余人等听得嫉妒欲狂。华山派武学之繁盛、之高妙绝伦,叫人叹为观止。
    沈元景座下弟子,每人一身武功皆不相同,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绝技,层出不穷,叫人如何不向往?
    江湖,醇酒美人,神功绝技。
    华山派一样不缺,只可恨寇徐二人做下无数蠢事,致使这老贼再不肯收男弟子。
    王薄点头,又道:“请!”他乃是前辈,自然不会先出手。
    尚秀芳双脚一踮,如同悠悠白云,轻飘飘的落往对面,天女下凡,霎时好看。只是长剑在手,虽显轻盈,却又弱柳扶风,似全无力道,只叫人捉摸不定。
    王薄身处其间,才晓得厉害。这剑法高冷清绝,如云在上,虽只一片,却能遮住阳光。
    他不敢大意,从袖子里抖出定世鞭,往前一甩,后端笔直似蛇尾,前端弯曲像蛇首。鞭尖斜刺,灵蛇吐信,绕了一大圈,点向对方的手腕。
    尚秀芳手腕一转,剑尖倏忽而至,点在灵蛇七寸上,劲力透过,定世鞭顿时一软,一招落空。
    这一番交手,王薄便知道,对方果然是有和自己争斗的实力,当下凝神,又一抖长鞭,重新昂扬起头,往攻尚秀芳全身各处要害。
    这样的鞭法可难不倒尚秀芳,只见她长剑并没有大的动作,只是一点一切一抹,就将鞭势尽数兜住。
    王薄嘴上说得郑重,实则心里并不将对方当做旗鼓相当的对手,可他使出浑身解数,几十招过去,拿对方一点办法也没有,心里未免有些着急,心道:
    “若是今日输给了这个小姑娘,那可真就一世威名扫地。罢了,就算胜之不武,也好过不胜。”
    他如此想着,另一只手一抖,定心鞭滑落,反手一鞭抽出,在风中呼呼作响,气势惊人。
    尚秀芳长剑一转,点在上面,却被带得身形微动,仗着身法及时调整,才躲过悄然而至的定世鞭一击。
    华山众弟子不免又泛起忧心,红拂却松了口气,说道:“王薄的武功多年没有长进,还是老一套的东西,不足为患,尚师妹定可胜之。”众姐妹于她十分信服,这才安心。
    定世鞭长而灵巧,定心鞭壮而强劲,一急一缓,一暗一明,泛起漫天鞭影,织成密网,将对方罩在里面。尚秀芳如同狂风巨浪中的小舟,每每要倾覆,却又奇迹般的挺过来。
    又过得几十招,她亲启丹唇道:“知世郎若是只有这样的本事,秀芳可要反击了。”重压层层之下,她吐字清晰,淡然自若,令王薄惊疑不定。
    却见她话音方落,长剑陡然放出莹莹白光、斜撩横切,纵横捭阖,就像乌云当中的闪电一样亮眼。叮叮当当,狂风骤雨,急打芭蕉,落得满地颓然。
    俄而轰隆一声,迅雷如戟,划过天空,砸散乌云,太阳重现,一片清明。只见地上两截鞭梢,王薄立在一旁,面若死灰。
    尚秀芳轻喝一声:“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收剑傲然挺立,浑身似耀金光,晃得人不敢直视。
    独孤凤跺脚,大声道:“可恶,师父给你写的诗,你为什么要自己念?该是我来念出才对!”


同类推荐: 侠义世界我是姜文焕之封神我做主风文冢元荒仙道造化仙书天骨画心仙骨丹心武林群侠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