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李佑的大唐 第五百七四章 唯一看不透的皇子(求订阅)

第五百七四章 唯一看不透的皇子(求订阅)

    魏王府中,此时李泰的身边,聚集了很多李泰养的门人,今天李泰将这些门人给召集过来的主要原因就是李世民下的招贤令。
    李泰想要帮助李世民抵御旱灾,李泰相信只要自己可以拿出有效的抵御旱灾的方法,那么一定会得到李世民的重视,甚至会兑现自己的口头承诺。
    但是当李泰将自己的这些门人给召集过来,然后询问自己的这些门人,有没有抵御旱灾方法的时候,一时之间,李泰养在府中的这些门人都沉默了。
    许久才有一个门人起身道:“殿下,我们可以将干旱地域的百姓给迁出,让这些百姓前迁往没有干旱的地方....!
    事实上这是一个方法,可是故土难离呀,说的容易,但是做起来却很难,这个方法一点用都没有。
    只是除了这个方法之外,李泰几十人的门人居然再也没有其他的对策,而这真的不是李泰门人太差,实在是这个旱灾问题是真的太难了。
    看着一群无用的门人,李泰直接拂袖而去。
    不过,就在李泰拂袖而去的时候,从青龙坊回来的李佑,直接看到匆匆而来的长孙无忌。
    “舅舅...您怎么今天来了,不是说,以后我们尽量不要过多的接触吗?”李佑看到长孙无忌亲自过来,还是有些惊讶的,因为自从结盟之后,长孙无忌为了避嫌,让李佑和李治尽量不要过多的去找他,可是今天长孙无忌居然自己过来了,这十分的让人惊讶。
    “有麻烦了...!”长孙无忌走在了李佑的前面,径直走进了李佑的家,随后坐在了椅子上道:“不过,这个麻烦如果我们有解决的办法,也是一个大大的获得证明的机会。”
    看着坐在了椅子上的长孙无忌,李佑连忙问道:“舅舅,到底有什么麻烦了?”
    “旱灾...!”
    “旱灾...?”李佑一个惊骇。
    要知道李佑很清楚旱灾的可怕,因为旱灾可不仅仅是古代的杀手,更是近代的杀手,即使是近代二十一世纪也会出现旱灾,当然了,不会再出现大规模的死亡威胁,可是旱灾确实依旧存在的,不是人力可以抵挡的。
    看到李佑担心的模样,一边的长孙无忌连忙道:“也不是已经发生了,而是刚刚有旱灾的苗头,现在各大水渠的水位都在下降,还有就是太史局也有断定,就是长安附近一月之内不会下雨。
    这让陛下感觉到了恐慌,你也知道,这一个月是长安附近百姓种粮的时间,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没有了水源,或者说是水源难取,耽误了种粮,那就会引起很大的麻烦,所以陛下下了招贤令,征求可以预防和解决旱灾的办法,任何人都可以献策,只要一经采用,赏赐千金并官升三级...!”
    “父皇是对的,未雨绸缪...!”李佑点头。
    “确实...所以这也是我们的机会,如果我们可以想出即使水位下降也可以保证长安周围农田可以正常灌溉的方法,那么一定会在陛下的心中留下一个重重的印记。”
    长孙无忌的话,让李佑心中微微点头,这个时候,李佑忽然眼前一亮道:“对了...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获得一场雨...!”
    “获得一场雨?”长孙无忌一个惊骇,因为李佑说的这个话,实在是太过惊人了,他可以有办法获得一场雨,这怎么可能,李佑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会获得一场雨。
    可是看着李佑那笃定的模样,长孙无忌没有在李佑的脸上看到任何开玩笑的神情。
    只是这一场雨,李佑会用什么方法求下来,如果李佑真的求下了雨,那么李佑又是何等的可怕,他在李治的身边,又到底是吉是凶呢?
    .............................
    几天之后
    “你说什么...晋王殿下要在长安十里处求雨...?”西市之中,一群围在一起吃着面条的百姓中,一位百姓看着周围的百姓说道。
    “真的假的...这么热的天,一点风都没有,怎么可能会有雨下?”很快,这个话题就得到了另外一名百姓的兴趣,不过,这位百姓是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而这个疑问一提出,也是得到了面摊中其他百姓的认同。
    “是呀...你看看这天气,要是没有官府给的冰块,晚上根本就热的睡不着,这样的天气怎么可能会有雨?”一位百姓无语的摇了摇头。
    “马上就要播种了,我告诉你们吧,水渠中的水下降了很多,以前弯腰就能打到水,现在至少要接个一米的绳子,而且水位还在下降,我是真的担心,无水播种呀。”
    “那该怎么办呀...要是这一季粮食我们种不下去,那么我们冬天吃什么呀,来年用什么做种子呀?”一群百姓说着说着,面条都吃不下了。
    不过,这个时候,起初开头的男子突然道:“嘿嘿...你们可不要忘记了,晋王殿下可是被李耳先师入梦的人,也就是说,晋王殿下身上的皇气最重。
    如果一位人帝向上天祈雨的话,上天一定会给一场雨的...!”
    “真的...?”一位百姓突然冒了出来道:“那是不是说明,只要晋王殿下可以求下雨来,那么晋王殿下就是上天指定的下一位太子?”
    此话一出...众人露出了一个惊讶的表情,而这句话,也在当天传遍了整个长安,第二天的时候,李治早早的来到了长安南边十里处,这里已经架起了一座高台,李治就这么坐在高台之上。
    高台之上有遮荫物,所以不是暴晒,这就要比在新兵营中站军姿要爽很多,李治也是很愿意坐到这座高台上,可以暂时摆脱站军姿,走队列,你是不知道李治此时有多幸福。
    只要可以舒服一下,他才不管李佑让自己做什么,也不管这雨到底能不能下下来。
    今天李治求雨的事情,也是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李世民,李泰,朝中的各位大臣,虽然这些人都没有到达求雨的现场,不过,却已经派了人全程跟踪。
    李世民坐在甘露殿中,虽然眼睛是看着桌子上的上表,但是心神却不在这上表之上,过了一会,李世民看着身边的杨渠问道:“杨渠,你说如果稚奴如果真的将雨给求了下来,那么是不是说明,稚奴其实也适合管理大唐,要不然,为什么至圣先师一直钟爱于他,上天也一直保护于他?”
    这样的事情,杨渠当然是不敢出口,一点口都不能吃,只要出了,那就是死罪,所以杨渠即使心中想要帮一帮李治,可是他却只能道:“陛下,这样的事情,老奴不懂,老奴只懂服侍陛下...其他的事情都与老奴无关。”
    “呵呵...!”李世民笑了笑:“你呀,还是知道分寸的,不过,这次朕并没有其他的意思,是真的有些困惑了,自从承乾离开之后,朕就感觉最适合太子之位的就是青雀。
    可是让朕没有想到是,朕的这个想法却有很多大臣的反对,都认为青雀不适合立太子,朕本来想要等段时间看看,但是青雀做的事情一件又一件的让朕失望,威胁亲弟,包庇心腹...但是朕感觉青雀还是有他的能力。
    不过,现在的稚奴,让朕有些刮目相看了,稚奴以前朕是不考虑的,可是稚奴现在有了转变,更重要的是,稚奴和他的关系真的很亲,他应该是朕唯一看不透的儿子了吧...!”
    杨渠就这么听着,一句话也没有说,但是心中却有些担心,那个李世民唯一看不透的儿子应该就是齐王,而李世民都看不透的人,杨渠很担心,李世民会斩草除根。
    李泰的魏王府中,李泰则是闭目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边还坐着李泰的几位心腹,柴令武,房遗爱,杜楚客,这些人此时也是眉头紧皱,而这些人坐在一起的原因就是因为李治的求雨和坊间的那些小道传闻。
    “如果这次晋王真的可以将雨给求下来,那我们这次就被动了呀...!”说话的是杜楚客,他是杜如晦的弟弟,也是支持李泰的人。
    “外面的那些小道消息我也查了,可是对方藏匿的很好,根本就找不到散播的人,不过,我可以百分百确定这些小道消息一定是李佑的人出来散播的。”柴令武道。
    “可是没有证据,即使知道也是没有用的...!”房遗爱看着此时闭着眼睛的李泰道:“殿下,这求雨是一把双刃剑,那些小道消息也是,如果雨求了下来还好,但是如果雨求不下来的话,我们就可以顺水推舟,直接说这就是上天给的启示...李治不适合做太子!”
    房遗爱此话一出,终于李泰的眼睛微微的睁开,跟着点点头:“还是房二靠谱...。”
    听到李泰的夸奖,房遗爱继续道:“并且求雨可不是这么简单就可以求成的,毕竟太史局已经有了判断,所以我认为晋王就是在哗众取宠,只要这次晋王求不下雨,我们就可以群起而攻之。
    甚至可以说他这样就是故意触怒上天,以后如果真的旱灾来了,我们就将一切的罪责都推到晋王的头上。”
    “额...这是不是有些狠了?”杜楚客有些讶异。
    倒是此时的李泰微微的露出狠色道:“无毒不丈夫。”
    ..............................


同类推荐: 带着仓库到大宋大明寒士柏林1943帝国吃相代汉神话版三国天下豪商天启风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