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一个诅咒 第二十五章 离别,或是重逢

第二十五章 离别,或是重逢

    似乎是度过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唐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在梦里,唐苏是一片永恒的天,也是一片永恒的土地,淡漠地看着日出日落,花开花谢,云卷云舒。
    有一天,这里来了一批人,建了一个村庄。然后又过了很久,来了两个法力高强的人,自愿放弃肉体成为村子的守护神,日日守候在这里。
    两个守护神是一个男孩和女孩,女孩喜欢着男孩,男孩也喜欢这女孩。唐苏很是喜欢这一对,他们两个之间的感情很单纯,很令人欢喜。
    但是不久,男孩消失了,因为村子的缘故。唐苏作为天,或者大地,知道男孩是消失了,而对于生灵来说,是死了。
    女孩的痛苦,唐苏感觉不到,但是能感受到女孩的怒火。女孩因为男孩的离去伤心欲绝,放任村庄不管,导致村庄被洪水淹没,全村百姓死去……
    唐苏一个激灵,从梦里醒过来。他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荒芜的土地,什么都没有。
    揉了揉有些发蒙的脑袋,唐苏站起来,意识逐渐的清晰,唐苏面色一变,大喊道,“白羽!”
    “白羽,你给我出来!”
    ……
    充满焦虑和愤怒的声音从这块土地里传了出去,响彻了整片森林。唐苏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他感受到自己浑身冰凉,从头到尾,彻彻底底,像是刚从冰窖里走出来。但是奇怪的是,他没有觉得有半点不适,而是很舒服的一种感觉。
    而且,有一股熟悉的味道。唐苏细细琢磨了一下,咬紧了牙,这种感觉不就是白羽身上的感觉吗?她的灵力就是这样的,冰冷。只不过现在里面多了一股温柔。
    唐苏慢慢抬起来自己的右手,细细看了看,自己的皮肤变得非常白皙光滑,如同一个女生的手。“难道……自己真的蜕变了?”
    唐苏不信邪地控制着灵力到手上,他一甩手臂,一道冰蓝色的冰凌飞掠出去,整个扎进了远处的一棵大树树干里。
    “这……”唐苏膛目结舌,又试了几遍,终于是确定了这些是来源于自己的体内,是自己释放出来了。
    唐苏突然攥住了拳,他反映了过来。自己拥有了白羽的力量,证明之前的力量传承成功了,那岂不就是意味着白羽她……
    一股不耐烦的情感从心底升起,唐苏朝着村庄的方向跑去,边跑跑大声叫着白羽的名字。
    千万……千万要活着啊,我可不想有人为了我而死去啊……
    唐苏在心里痛苦地嘶喊着,他希求着,白羽可以像之前一样非常冷漠地出现在自己面前,数落着自己,或者……对自己动手也可以。
    只要是白羽能够出现,不管发生什么,唐苏都愿意。
    焦焦躁躁地按着自己的记忆跑回村庄,想着如何对付那些顽固的村民,却是大老远的看到余杭和村民坐在板凳上说说笑笑。
    “什么情况?”唐苏有些想不明白。慢慢地走了过去,跟余杭打了个招呼。
    “呦,你可算回来了。”余杭听到有人叫他,看过来后发现是唐苏。
    唐苏面色没有因为见到余杭有一点的缓和,直接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余杭无奈地翻了个白眼,说,“果然和她说的一样,你一来就问这个,也不说问问我怎么样。”
    唐苏抓住了话里的字眼,问,“她是谁?白羽吗?她在哪?让她出来见我。”
    一连几个问题问的让余杭有点发蒙,余杭急忙把唐苏按到板凳上,让他平静下来,说,“对,就是白羽,她前些天来了一次。”
    唐苏没有插嘴,示意余杭接着说。
    “唉……你这是怎么了。”余杭无奈地朝旁边有些惊恐的村民摆了摆手,让村民先离开,然后余杭坐到了那个位置。
    “我给你从头开始讲好吗?”余杭说,“你别打断我。”
    白羽在将自己的力量传送出去后,搂着唐苏昏了过去,然后她很快的醒了过来,惊讶地发现自己体内还有着一些力量,而且还处于增长的趋势。
    她以为传承失败了,但是随即发现唐苏体内的力量比以往要强盛许多,甚至和自己之前可以并驾齐驱。研究了一会儿才知道是唐苏灵气的问题,他的灵气竟然可以传输。
    没想到连传承的时候也可以?
    白羽此时完全不知道该怀有什么心情。她思绪万千地轻轻抚摸了几下唐苏的脸庞,然后离开了。
    她到村庄里将村民聚集到了一起,说明了情况,并且告诉了他们自己的想法还有唐苏的新身份,在村民又惊又恐的情绪下,将森林里的那一个阵法散了去。
    最后找到了余杭,告诉了余杭一些事情,还有自己的想法。并且,要求余杭要保护好唐苏。
    余杭皱着眉,问她要去哪里。白羽的回答是浪迹天涯,四海为家。
    余杭突然问了一句,唐苏怎么办?
    白羽愣了一会儿,说,“他回来之后会问我,你就说我没有死,有缘自会相见吧。”然后她扔给了余杭一个小锦帛袋。
    余杭从兜里掏出来一个小锦帛袋,然后递给了唐苏,说,“白羽让我转交给你的。”
    唐苏接过,从中拿出了一个挂坠。是一朵冰蓝色的雪花,美丽的没有一点瑕疵,给唐苏的感觉就像是白羽出现在他的旁边。
    慢慢摩挲着这朵无暇的雪花,感受着从上面传来的冰凉的舒适感,唐苏的心情慢慢地放松了下来。
    他将这朵雪花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而就在戴上去的时候,从上面突然闪了一下亮光。
    “好了,我知道了。”唐苏舒了口气,他已经知道了白羽没事,他也放心了,虽然莫名得很是不舍,但是只能忍着。
    余杭有些惊讶的说,“你和白羽之间发生了什么?怎么这么担心她?难道……”
    余杭突然一怔,神秘地凑到唐苏的耳边说,“那天……你们难道……那啥了?”
    唐苏闻言大怒,一脚将余杭踹飞了老远。于是余杭更震惊了,直接无视了唐苏的灵力,而是大喊着,“恼怒成羞了?卧槽,难道你们真的发生了关系?”
    唐苏索性无视了余杭的话,看到远处村长带着村民来了。村民的态度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尊敬的表象下惊恐掩饰不住。
    “以后,你们随随便便的过吧,不用这样每天提心吊胆的了。”唐苏看到他们这样,叹了口气。
    “她……已经走了。”唐苏又有了一些伤感,也导致周围的气氛伤感了起来。
    “有什么事可以去找我。”唐苏告诉了村长他的住址,然后默默地离开了。他现在只想回到家里好好的睡上一觉,好好的和体内的白羽的力量熟悉融合。
    “唐苏,你知道过去了几天了吗?”余杭跟上来问他。
    唐苏有些疑惑,回答,“一天?两天?”
    “一个星期了。”余杭说。
    “啊?!”
    ………………………………
    这七天里,李杰问遍了学生也没有问出来唐苏的去向,也找不到唐苏的亲人和朋友。上官柯和刘忻也是心慌慌地每天来回找,打遍了唐苏手机号也无济于事。
    唐苏有些懊恼地睡了一觉,已经翘了一个星期的课,索性再多翘几天课。于是谁也没联系,自己一个人闷在家里,和余杭一起,将自己体内的力量彻底的熟悉掌握。
    他也知道了白羽给予了自己一份多么大的礼物和情分,足够唐苏用一生去偿还。唐苏有些难受地扯了扯嘴角,我想用一生去偿还呢,但是,你在哪呢?
    唐苏终于是去了学校,跟李杰说明了情况,当然是瞎编的故事。但是也免不了受些惩罚,在操场罚站三天。
    大冬天的站在操场会被冻成傻子,但是现在的唐苏完全不怕冷,反而会觉得非常的温暖。唐苏也是去看了看上官柯和刘忻,两个女孩子也是担心坏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上官柯和刘忻,他的心里总会浮现出白羽那冰冷的面孔,美丽的脸上带着让他心疼的样子。
    唐苏在操场上罚站,拒绝了上官柯和刘忻的一系列的好意。上官柯还好点,毕竟之前被唐苏拒接了很多次。但是刘忻却是有些难过,她觉得唐苏回来之后变了,变了很多。
    唐苏站在白羽当初站的位置,白羽看着前方仰着头在等着墨大哥,而唐苏看着前方仰着头在想着白羽。这些注定是没有结果的等待,纵然白羽等到地老天荒,也等不到已经死了的墨离。
    “就像我再怎么等,也等不到心里一直挂念别人的白羽。”唐苏默默地想。
    他仰着头看着灰蒙蒙的雾霾的天空,有些难受,呼吸有些困难。突然,他看到了天空上有个东西闪了一下光。
    紧接着,天空中各处都在闪光,像是变成了黑夜的繁星点点。
    下雪了。唐苏心里说,突然有些激动。
    大片大片的雪花落了下来,像是天空上的云化成了雪花降临到了人间。很久之前的白云也像今天这样降落过,当时是为了一对男女而落。此时呢?又是为了谁呢?
    唐苏站在操场上,张开双臂,任由鹅毛大雪扑向自己,掩埋自己,就像这雪花是白羽,扑向了自己。
    一道若有若无的声音在白蒙蒙的雪花世界里响起,
    “再会。”
    唐苏紧紧地抱住了前方的虚无,抱住了几片雪花。两行清泪从唐苏的眼眶里涌了出来。


同类推荐: 这些书总想操我_御书屋全息游戏的情欲任务(H)快穿攻略,病娇男主,宠翻天!(黑化男主总想套路我)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万域之王鹰扬三国史上最强赘婿极品战士之盗墓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