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放疗日常 第0203章 小跟屁兔

第0203章 小跟屁兔

    沃琳教李博做计划,李博指点沃琳看影像书,两人互相学习,倒也相得益彰。
    沃琳猛然想起答应帮刘种烟问送菜的事,问李博:“那张纸呢?”
    “什么?”此时的李博满眼满脑子都是各色剂量曲线,面对沃琳的问题,根本是懵的。
    “哈哈!”难得看到李博有这样的神情,沃琳顿时乐了,木雕脸也有萌萌哒的时候。
    “就是调激光线时用的那张纸,那是刘种烟家种的菜的品种清单,我顺手用来测激光线了,”沃琳给李博比划,“我记得调完激光灯后,纸还在你那里。”
    李博反应过来:“我随手放摆位托架上了。”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递给沃琳:“是不是这个?”
    沃琳粗略扫了一遍纸上的内容,和刘种烟给她的那张纸基本一样,看来刘种烟的儿子准备的这种单子应该不少啊,跟传单一样,见人就发。
    现在是上班时间,沃琳正在犹豫要不要打电话问张萍,看妇科和产科的人有没有谁需要刘种烟送菜的,张萍就出现在了沃琳眼前。
    冲在张萍前面的,还有一只小跟屁兔。
    齐途进门就扬起小脸问:“沃琳阿姨,什么时候去你家玩呀,好久都没有吃搓鱼了。”
    沃琳揉齐途的脑袋:“兔子都是小学生了,怎么还玩搓鱼游戏呀。”
    齐途今年八岁,下学期上小学三年级,个头却没怎么长高,不过也已高过了沃琳的腰,不能再像幼儿园时一样挂在沃琳的腿上,但还是喜欢缠着沃琳。
    “我不管,我就是想吃搓鱼。”齐途爬到椅子上跪着,抓住椅子背前后晃。
    沃琳抵住椅子,以免齐途把椅子晃倒摔了他自己,逗齐途:“兔子,这回张萍阿姨是怎么把你拐来的,只要你告诉我,我就给你玩搓鱼。”
    张萍不乐意了:“为什么非要是我拐他,这回真是他拐我好不好,我昨晚值班,忙了一晚上,好不容易下班了,能回家睡个大觉了,在路上硬生生被他把我劫到这里来了。”
    “是我让张萍阿姨带我来的,”齐途承认,“我怕叔叔阿姨不让我进来找你。”
    每到寒暑假,有些双职工都要上班的家里的孩子没人管,可着劲儿地疯玩,整个医院没有一个老鼠洞不遭殃,没有一个蚂蚁窝不被端。
    像放疗科这样有大型仪器的科室,这个时候是最头疼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有哪个小孩子趁着工作人员不注意,钻进机房里去了。
    尤其像直线加速器和ct机这样出射线的仪器,还有磁共振那种有强磁力的仪器,一旦有小孩子进了机房没被发现,很有可能酿成大祸。
    所以每到寒暑假的时候,这些科室都会特别注意这方面的事,彭主任特别交代袁丽萍,只要袁丽萍没事的时候,就呆在一楼大厅,盯着不要有小孩子跑进来。
    齐途来找过沃琳,被袁丽萍堵在门口不让进,这回他长了个心眼,找张萍带他进来。
    齐途埋怨沃琳:“沃琳阿姨你干嘛要搬出去住啊,一点都不好玩。”
    沃琳阿姨住在宿舍时,他随时可以找沃琳阿姨玩,比如想吃搓鱼了,和爸妈怄气了,想玩数字游戏了,想吃卤肉了的时候,可自从沃琳阿姨搬出去住,自己都没地方去玩了。
    因为齐途的太过于好动,很多家长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和齐途玩,怕齐途的好动连累得自家孩子出事。
    沃琳再一次认真向齐途解释:“兔子,你也看见了,我原来住的那个宿舍楼拆了,建了眼科大楼,我没地方住了啊。”
    齐途已经好几次埋怨沃琳搬出去,每次沃琳都认真向齐途解释。
    小孩子委屈的时候,大人一定不能敷衍,否则很容易引起小孩子的逆反。
    “哦,我知道。”齐途瘪嘴。
    “知道还唠叨,还说自己上小学了,是大孩子了,你这个样子,还不就是个小屁孩!”张萍日常和齐途唱反调。
    z医院附属学校原来有幼儿园部,小学部,初中部,高中部,小学部设有学前班。
    去年秋季,初中部和高中部并入了市一中,只保留了幼儿园部和小学部。
    据说,医院正在和市第一小学商谈把小学部归入市第一小学的相关事宜,以后医院只设立幼儿园。
    “切,你不也是小屁孩,说好的把我送过来你就走的,现在我来了,怎么不见你走了,还不是想赖着吃沃琳阿姨做的饭?”齐途日常回怼张萍。
    这一大一小又斗起来了,沃琳耸耸肩,去看李博做计划,由着两人闹。
    李博正在做一个直肠癌的计划,沃琳给李博讲解了这个直肠癌治疗计划设置照射野时的关注点。
    同一种癌症,哪怕恶性程度相同,肿瘤部位也相同,因不同患者的个体差异,做计划时需要的特别关注点也有不同,若是忽略了这个关注点,可能给后期的治疗计划带来不便。
    根据沃琳的提示,李博重新修改计划。
    张萍和齐途闹腾够了,张萍翻书柜,选定一本盆腔磁共振和ct影像对照的书,和齐途一大一小两个脑袋凑在一起看起来。
    张萍是看书,齐途是看插图,其实也就是凑个热闹。
    没看几分钟,齐途没了耐心,来缠沃琳:“沃琳阿姨,你还没说什么时候可以做搓鱼呢,到底什么时候啊?”
    沃琳算时间:“我要上班,中午是肯定不行了,我家离得远,晚上也不行,因为小盆友晚上要早早睡觉才能长身体,周末怎么样,周末我要是不加班的话,就带兔子玩搓鱼。”
    她问张萍:“你周末轮休吗?带兔子过去。”
    张萍道:“我周六休息,周日本来要值班,别人和我换了班,她要把这个月的轮休凑到一起,和她老公外出旅游,所以我周末可以连休两天。”
    齐途欢呼:“太好了,张萍阿姨终于伟大了一次。”
    “你个小屁兔,什么叫我终于伟大了一次,”张萍揪齐途的耳朵,“我哪次不伟大,哪次被你半路劫道没好事做到底,倒是你,翻脸比翻兔毛还快,小没良心的。”
    沃琳把齐途的耳朵从张萍的魔爪中解救出来,想起她本来打算要问张萍的事:“妇科和产科还有没有人需要送菜的,我们科曾经给你们送菜的那个患者,今年家里也种了菜。”
    张萍道:“弄得这么麻烦干什么,一层楼一层楼地送,一个人一个人地给打包,不如直接送饭店呢,直接找肖铭宇,他不是新开了饭店吗?”
    “你见着肖铭宇了?”沃琳问。
    昨天肖铭宇向她打听张萍的情况,她还没来得及把这事给张萍说呢。
    “他的饭店就开在卉语苑旁边,我见到他有什么可奇怪的?”张萍觉得沃琳的问题才奇怪。
    张萍如今住在卉语苑一期,只要任志宏不在,不会做饭的张萍,要么去外面就近的店子吃点什么哄肚子,要么下班路上顺便买点吃的带回家吃。
    一个是在附近开饭店的,一个是经常在附近饭店吃饭,肖铭宇和张萍能见面,确实没什么可奇怪的。
    可沃琳总觉得不是这么回事。
    肖铭宇能开起这个饭店,绝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张萍也绝不是第一次在他的饭店吃饭,为什么他早不见张萍,非要得知张萍正在考虑和任志宏复婚的时候,他见到了张萍呢。
    沃琳还记得那天肖铭宇的话:“你的意思是,张医生目前是单身咯?”
    有李博和齐途在,沃琳不好和张萍讨论这事,她想起昨天寿卫国说的,肖铭宇对她的好,目的性太强,她从心底否定求助于肖铭宇的做法。
    这个时候找肖铭宇帮忙,就是给张萍添麻烦。
    沃琳摇头:“算了,我还是找局璋吧,他老是说,他对我这么好,我从来没给他帮过忙,这回我找人给他送菜,算是帮忙了吧?”
    拨通局璋的电话,说明了刘种烟的情况,局璋大包大揽:“行了,沃琳妹子,这事你就不用管了,我直接和刘种烟对接,大家都是病友,相互帮助是应该的。这个号码给了你三年多了,你现在才想起给我打电话,太不把我当哥哥了吧,我给你说啊……”
    吧啦吧啦,局璋一说起来就没个头,那个热情劲,沃琳恨不得自己没给局璋打这个电话。


同类推荐: 快穿:女配又跪了撩神[快穿][黑篮]运动系女友炮灰攻略天后有个红包群天王的专属恋人拔萝卜_御书屋女配逆袭日常[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