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真君请息怒 第三十五章 攻防转换间,五脏华宝现

第三十五章 攻防转换间,五脏华宝现

    这厮的皮有古怪!
    蓄势一击威力不凡,即便花岗巨岩也能破开,何况有战意勃发加持,血煞阴煞共同使用。
    而王玄此刻,却感觉枪尖仿佛刺中坚韧牛皮,煞炁、力道被不断抵消,还有股冰冷恶念顺枪身传来,令人烦闷欲吐。
    好在,坚硬的只是外皮。
    轰!
    空中的安鼠生如同炮弹般被击飞十几米,空中一个旋身落地,锋利尖爪在地面拉出数条爪痕,缓缓抬头,露出个狰狞微笑。
    逃过一劫的李春娘脸色惨白,连忙后退。
    “诸位小心!”
    李老道早已使出金光咒,浑身金光缭绕,皱眉沉声道:“老道猜这刺神术一成,外皮既是囚笼也是神庙,难以攻破。”
    “嘻嘻,老家伙你猜的没错…”
    安鼠生站了起来,一边悠闲地扯掉上身碎袍,一边嘴角露出狡黠微笑:“邪神藏于庙堂,想杀我,就要有伐山破庙的大神通,凭你们,还差点!”
    说罢,身形瞬间消失。
    “在上面!”
    陈琼一声怒喝,剑光一挑,飞身而起剑势绵绵不绝,浩然剑气白芒更是如飞雪席卷,飘逸壮观。
    书院弟子中他资质一般,但于剑道上却下过狠功夫,形势急迫下,顿时使出压箱底的剑招。
    此招名叫“临海观潮”,相传是一位书院夫子临海练剑,观沧海潮水滔天所创,融入浩然剑气诀,成为七大杀招之一。
    这七招博大精深,每一招都能演出无穷变化,不少弟子终生苦修也难入门,陈琼能练成已令他夫子惊讶。
    当然,陈琼也使不出潮水卷天的气势,他要的是借助此招剑势范围,阻挡安鼠生偷袭众人。
    叮叮叮…
    空中爆起一连串剑光。
    “嘻嘻……”
    安鼠生不闪不避,任凭剑光覆盖,利爪直奔萧晴曼。
    然而终究被剑光所阻,速度慢了一线,先是被王玄枪尖寒芒击中额头,随后又被李老道一掌印在胸前。
    轰!
    安鼠生再一次被击飞。
    与此同时,萧晴曼也一声闷哼,右臂衣衫破碎,血流如注,竟是被安鼠生顺手抓了一下。
    萧晴曼也不废话,左手连点穴道止住伤口流血,右手始终捏着剑诀不放,眼睛死死盯着安鼠生,身后飞剑嗡嗡颤动,引而不发。
    安鼠生速度太快,又有诡异刺神术护身,飞剑虽利也要刺中要害方能斩杀。
    她知道,自己只有一次机会。
    这一切都在瞬间发生,速度最慢的丑佛儿挥舞大斧刚刚赶到,虽还是一脸憨笑,但明显有些焦躁。
    安鼠生被击中后,果然依旧无事,一边缓缓踱步,一边舔着爪尖鲜血,两眼血光闪烁,好似孤狼狩猎群羊。
    陈琼看萧晴曼受伤,脸色变得凝重:“李道长,妖人诡术难缠,这样下去我们迟早失手,可有术法破解?”
    李守心浑身金光闪烁,沉声道:“邪神封入皮囊,镇灵符无用,撕裂皮囊又要先将邪神之力耗尽,只能攻其口眼。”
    “未必!”
    王玄一边死死盯着安鼠生,一边说道:“万事皆有代价,邪神封于庙,恐怕离不开血祭,你刚才袭击两名受伤女子,是因为不想以自身血肉喂养吧……”
    安鼠生笑容一僵,眼神变得阴戾。
    王玄银枪一横,“看来我猜得没错,诸位且严防死守,他比我们更急。”
    众人被一语点醒,立刻变幻阵型。
    李春娘闪身后退,与萧晴曼并肩而立,剩下四人则各自占据四方,横枪持剑,全力戒备。
    “多嘴!”
    安鼠生身形再次消失,快若鬼魅绕着众人飞速盘旋,卷起阵阵阴风呼啸。
    然而,几人经王玄提醒已不再着急,稳扎稳打只求阻敌,只要挡住一招,自有其他人同时攻来。
    嘭!嘭!嘭!
    连续数次,安鼠生被击飞落地,虽身上毫发无损,但眼中已显焦急,更加上萧晴曼飞剑引而不发,死盯要害,逼得他不得不时刻防备……
    一时间,众人占据上风。
    只等安鼠生露出破绽,就会一拥而上。
    “嘻嘻……”
    安鼠生远处停下身形,面带微笑,怨毒盯着众人,指尖黑甲在额头缓缓一划。
    噗嗤!
    刀枪不入的皮囊瞬间裂开,然而却无鲜血流出,反而缓缓长出一只冰冷血眼,瞳孔泛起诡异乌光。
    古怪的是,他那后背刺青也随之发生变化,三眼道人额头竖眼墨晕散去,消失无踪。
    “小心术法!”李老道厉喝提醒。
    此番变化,也是出乎众人意料。
    从刚才表现来看,刺神术与乌家兄弟封鬼刺青术一般,是借用神鬼之力加持肉身,动用术法只能另寻他途。
    就如乌家兄弟布置阴鬼阵,用的是平日积攒阴兵法坛,反噬厉鬼也是肉身破碎后才能使用幻术。
    而安鼠生的刺神术,显然更为高级。
    众人刚提起警惕,就见眼前乌光一闪,周围景象顿时发生变化:天昏地暗,阴风呼啸,无数人影嘶嚎如群魔乱舞,而在那苍穹之上,是一颗巨大血眼,目光冷漠森严,如神看世人。
    不好!
    众人皆非凡俗,哪还不知道已然中术。
    王玄浑身煞炁爆发,眼前光影变得模糊,闪烁不定,但却无法脱出幻境。
    这还是他自身缺陷,但凡有针对法门,还是锻体术凝聚第二伏矢煞轮,都能轻松避开。
    好在,陷入幻境者不止一人。
    陈琼再次高声吟诵圣贤经典,声正气足,隐约伴着松涛翻涌,晨钟暮鼓,令人神清气爽。
    李守心老道也手捏法诀,朗声念道:“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
    这是净心神咒,虽不如金光咒能加持己身,护道降魔,但对付幻术迷魂术之类最为有效。
    二人联合施为下,幻境瞬间被破。
    众人身中幻术时,无不凝神戒备安鼠生偷袭,但幻境消散,眼前场景却令他们头皮发麻。
    安鼠生或许早知幻术困不住众人,所以根本没来偷袭,而是折返回到一玄道人神像棺椁前,利爪扣着青铜棺盖想要打开。
    轰隆隆,棺盖露出一道缝隙。
    阴寒白雾喷涌而出,四周迅速结冰。
    “快阻止他!”
    李老道两眼圆瞪,一声厉喝。
    不用他提醒,谁都知道安鼠生目的,是要放出尸体。
    那一玄道人是太阴门前副门主,修为远超众人,而且还修得太阴炼形术,在这半阴半阳阵法中埋藏三百年,谁知道已经变成了什么鬼东西。
    到时一尸一妖围攻,再无生机!
    众人也顾不上阵型,纷纷飞身而出。
    当然,比他们更快的是萧晴曼,剑诀一引,身后秋蝉剑顿时飞射而出,一道白光瞬间刺向安鼠生额头竖眼。
    “啊——!”
    安鼠生一声惨叫,撞在了石台之上。
    秋蝉剑已经刺破了那只血眼,却未深入头颅,而是被安鼠生两爪死死握住剑刃,皮肤黑血流淌,白烟四溢,隐约有一个苍老凄厉的嘶嚎声。
    虽然破防,但终究没死。
    嗡嗡嗡…
    秋蝉剑不断震颤,剑炁不断衰弱。
    萧晴曼眼前一黑,差点晕倒,心中越发痛恨自己资质有限,剑炁不足,空有神兵不能手刃仇敌。
    好在,这一剑已为众人挣得时机。
    李老道金光咒双拳已到,后面还跟着王玄银枪与陈琼利剑,丑佛儿则留在原地保护二女。
    就在这时,咣!
    青铜棺盖一下子掉在地上。
    只见里面一具长须道人尸体双眼紧闭,面如青玉,正是一玄道人,栩栩如生,仿佛下一刻就会睁眼苏醒。
    “哈哈哈……”
    安鼠生一把甩掉手中飞剑,身形如鬼魅躲过众人攻击,癫狂笑道:“先杀我……你们都要死……呃…”
    说到一半,突然愣住。
    不仅是他,王玄等人也都面带诧异。
    那一玄道人尸体接触空气,并未化作恐怖老僵尸,而是迅速腐朽,皮肤、胡须、血肉…全都化作飞灰消散。
    但五脏却有五色光芒透出,随着肉身腐朽,光芒急剧收缩,随后跟着化作灰灰。
    啪嗒!
    青白赤红黑五颗宝石掉落在地。
    灵炁氤氲,散发惊人生机。
    李老道胡子都在发抖:“五…五脏华宝!”


同类推荐: 侠义世界我是姜文焕之封神我做主风文冢元荒仙道造化仙书天骨画心仙骨丹心武林群侠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