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西幻)繁荣之路 第71章 结束也是开始

第71章 结束也是开始

    (西幻)繁荣之路 作者:lesliya

    第71章 结束也是开始

    <!--go-->

    皎洁的月光铺洒在大地上,与亮着的魔法灯柱相映成趣,为黑暗的夜色带去一抹光亮。借助这朦胧的月光,依稀可见庭院内婆娑树影,在微风之下轻轻摇动。

    时值七月,正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劳累了一天的人们都躺在了自己的床上,尽情享受着最美好的睡眠。尤其是当夜晚的海风顺着窗子吹进来时,驱散了白日的炎热,更让人沉醉在梦境中不愿苏醒。

    但凡事都是有例外的,就好像三楼左侧第二扇窗户内的黑影一样。

    他先是谨慎地探出头扒着窗户四处张望着,似乎在借助月光和魔法灯柱的光亮,去探查着庭院内的情况。

    当然,这个时间是空无一人的,除了偶尔传来的虫鸣声,并没有其他动静。这让那个黑影感到满意,他的头从窗户外缩了回去,几分钟后才回来。当他再次探头出来的时候,随着一起的还有一条看上去像是绳索一样的东西,缓慢地沿着窗户向下垂去,直到距离地面不足半米。

    紧接着,黑影紧了紧斜背在身后的行囊,一个矫健地翻身从窗户里跳了出来,两手抓着绳索左右交替地向下爬,尽可能让自己不发出一点声音。

    在来到二楼的时候,黑影的脚踩在窗户凸起的地方停顿了一会,半弯腰似乎在处理着什么。等他继续向下又开始爬的时候,刚才停留的那扇窗户也悄然打开半扇。

    一个看起来要小一些的身影也探了出来,背着和刚才那人相同式样的包裹,在他的头上也抓住了绳索,慢慢地向下溜着。

    他们所不知道的是,有几个人一直在关注着他们,并从窗帘的缝隙里目睹了他们之前的全部行动过程。

    “小姐,这样真的好吗?”

    虽然嘴上发出了询问,但伊戈尔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那两个黑影——现在他们已经顺着墙根溜到了门边,而且其中一个拿出了带有抓勾的绳索,正试图在不惊扰到其他人的情况下把它固定在墙头。

    “他已经15岁了,又不是5岁。”玛莎松开了一直拉着的窗帘,改为捂住因困倦而打哈欠的嘴,含糊不清地回答道,“我不能总把他护在身后——你和南妮不也选择了对菲尔德放手?他今年可才9岁!”

    “嘁。”伊戈尔嘲讽地嗤笑一声,少见的露出了那种满不在乎的无赖表情,抬手指了指窗外还在尝试的两个男孩,“我在9岁的时候已经追随在伊莎贝尔小姐身边了,而他却连家门都没迈出去。”

    南妮不善地看了伊戈尔一眼,警告式的反驳道:“那是因为菲尔德是个站在最前面的战士,不是躲在阴影里的盗贼!”

    显然,每个母亲都不会允许别人诋毁自己的孩子,就算那个人是孩子的父亲也不行。

    “好吧好吧。”伊戈尔耸耸肩,一副我不跟你计较的样子,“我不该忘记你第一次出门时番强用了多久的——嘘,别弄出声音,他们会听到。”

    这句话止住了南妮即将发动的冲锋,也为伊戈尔自己免去了被茶盘袭击的厄运——自从他们有了菲尔德之后,这种情况就时有发生。有时是关于生活,有时是关于教育,有时则纯粹是吃饱了没事干,想活动活动手脚。

    当然,在玛莎的建议之下,这一切都是背着孩子的——毕竟让菲尔德见到自己父母在切磋中被彼此打得灰头土脸也不是什么值得学习的事。

    没错,伊戈尔和南妮结婚了,就在10年前玛莎从王都回来后不久。与他们一起的,还有猫女王露比和炼金师本尼,以及卡因和库尔这两个红绿骑士,为他们的长久基情进行圆梦。

    当时岛上可是热闹了好一阵,许多人直到现在还在津津乐道那场盛大的集体婚礼。玛莎几乎动员了自己所能调动的所有资源,可以说是开创了萨西恩王国新式婚礼的先河——她将前世中西两种婚礼特色糅合在了一起,选取了其中最神圣和最好玩有趣的部分,让整个婚礼变得盛况空前。

    后来,伊戈尔和南妮生了一个结实的男孩,取名菲尔德。本尼和露比也很快有了第一个女儿——杰西卡。因为眼馋别人家白白胖胖的小婴儿,而自己却根本抱不到,卡因和库尔在商议过后做出了决定,请卢歇尔帮忙在光明神殿收养的诸多弃婴中挑选一个女孩儿,作为他们的养女带回到贝壳小岛上。

    那是一个有着和卡因一样火红色头发的2岁女童,精力旺盛得和库尔小时候有一拼。从孩子被带回来的第一天起,不管是面瘫卡因,还是开朗的库尔,都只剩下了咧嘴傻笑这么一个表情,几乎闪瞎了围观众人的氪金狗眼。

    这么一来,当时还年幼的弗朗西斯就又有了一群小跟班,而且还是忠心max的那种。当然,他们之间相处得也很不错,并不是迫于身份和父母压力才被迫选择跟随的。

    “他们两个出去了。”玛莎不知什么时候又转回到了窗边,拉着窗帘的一侧向外张望着,“剩下的有卡因和库尔照看,我们可以回去睡了。”

    “19分半。”伊戈尔看了眼手腕上的计时器,不满地皱眉,“等这小子回来后,必须加强训练!这种速度,简直太丢脸了!”

    “你的脸?”南妮哼了一声,瞥了自己丈夫一眼,对他总是用盗贼的标准来要求自己的战士儿子表示抗议,“我还以为你的脸在第一次出任务时就已经丢尽了呢。当时你被卡在树杈上等待伊莎贝尔小姐救援所用的时间,可比19分半多多了。”

    伊戈尔张了张嘴,竟无言以对。

    玛莎实在是看不下去这两口子用知根知底来秀恩爱了,第一个转身离开了房间,她还困着呢,半夜三更本来就不是看热闹的时间,还是去睡个美容觉比较好。

    至于弗朗西斯?就像她刚才说的那样,他已经是个15岁的少年了,不再是当年那个依恋母亲的5岁小男孩了。是时候让他出去闯荡一番,见见外面的世界,毕竟作为领主继承人来说,狭隘的眼光和固步自封只会让他带领大家走向衰落和灭亡,而这恰恰是玛莎所最不愿见到的事。

    再说,弗朗西斯虽然只有15岁,但已经成功晋升为初阶法师和初阶炼金师了,完全继承了天赋的他甚至比玛莎当年还要优秀。再加上他的那群小伙伴——初阶战士菲尔德、初阶盗贼杰西卡、初阶骑士艾丽卡、以及已经成为中阶祭司的娜迦公主阿黛尔的帮助,根本不需要太担心。

    再说了,还有自告奋勇的卢歇尔和弗丁两人在暗中守护呢。所以这对他们来说将是一场没有生命危险的历练,只不过那些孩子并不知情而已。

    12岁的红发少女艾丽卡牵着自己的坐骑“疾风”,站在通往贝壳小镇大道左侧的树林里,正焦急地向外张望着。距离约定好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10分钟,该不会出了什么岔子吧。

    有些懊恼地咬了咬嘴唇,丽贝卡强忍住焦躁,回身安抚着有些躁动的疾风,这个时候可不能发出声响,要是惊动了巡逻队可就糟糕了。好不容易趁卡因爸爸和库尔爸爸都不在家才能偷溜出来,要是被抓回去的话,就又要被罚了。

    加训什么的还是小事,关禁闭可就麻烦了,既不能出去玩又没人陪说话,真的会闷死的,想到这里,丽贝卡暗自向光明神祈祷着,希望不要让自己陷入如此悲惨的境地。或许是光明神听到了她的祷告,在丽贝卡第三次探头张望时,终于看到了让她望眼欲穿的两个黑点正快速向这边跑来。

    “你们太慢了!”丽贝卡小声抱怨着,同时接过弗朗西斯身上的背囊系在了疾风的背上。

    弗朗西斯对丽贝卡露出了一个歉意的微笑,用变声尚未完全的低沉嘶哑嗓音简单述说着迟来的原因:“围墙太高,又得担心巡逻的岗哨,抱歉。”

    “别解释了,我知道肯定是菲尔德拖后腿。”丽贝卡翻了个白眼,手上的动作却丝毫不停顿,“走吧,杰西卡应该已经到沙滩上了。”说完,红发少女率先牵马向前走去。

    弗朗西斯点点头,也没再说话,自从变声后他就自动领悟了惜字如金的技能,能不开口就不开口。拉了一把正在侦查来路是否有追兵的菲尔德,金发少年对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丽贝卡那边侧了侧头,带着菲尔德追了上去。

    早在一天前,弗朗西斯和菲尔德就按照预定的计划,将他们的坐骑留在了开酒馆的杰西卡家,方便今晚的出行。

    毕竟比起让马翻越围墙,还是绕过露比的眼睛来得更实际一些。

    “警惕性不够高,而且计划错漏百出。”

    在他们没注意到的地方,卡因和库尔并肩而立。说话的是卡因,显然对于丽贝卡的表现他一点都不满意。

    “别那么严肃,怪不得小贝卡会怕你。”库尔笑得没心没肺,眼神中还带着点赞艳阳得意,“可怜的卡因,你永远不会知道小贝卡窝在你怀里甜甜地喊你‘卡因爸爸’是什么滋味了。”

    “7岁之前,我知道。”卡因淡淡地回答着,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他扮演的是永远严苛父亲,虽然知道这样会导致孩子怕自己,但为了丽贝卡的未来着想,他必须这么去做。

    “哈……”库尔耸耸肩,不再纠缠于这个问题,这个红发家伙随着年龄的增长变得更加固执了。天知道每次训练结束之后,当可怜的小贝卡趴在自己怀里,泪眼婆娑的问着“是不是卡因爸爸不爱她了,所以才会那么凶”的时候,自己心里有多难受。

    一方面为丽贝卡,一方面为卡因。

    摇了摇头,库尔决定哪天找机会跟卡因好好说说,丽贝卡是个可爱的女孩子,他不能用当年弗丁导师对待他们的方式去对待丽贝卡,那太严格了。或者说,至少应该多点鼓励,而不是更多的呵斥与指责。

    “回去吧。”

    目视着三个身影消失在了道路的尽头,卡因刻板的面容才稍稍松懈了一些,眼中也流露出显而易见的担忧和思念。不过红发骑士并没有将这些表达出来,只是率先转身往家的方向走去,就好像他真的一点都不担心。

    库尔最后望了一眼已经看不到人影的道路,转身快跑两步追上了卡因,抬起胳膊一把搂住了他的肩膀,低声说道:“别担心,有弗丁老师和卢歇尔神官看着,他们不会有事的。”

    “我没担心。”卡因硬邦邦地回答着。

    “那你眼角边上亮闪闪的东西是什么?”

    “刚打了个哈欠。”卡因随意拭掉了眼角的液体,扯了扯嘴角,“你以为现在几点了?我可不像你一样生活不规律。”

    “好吧好吧,我们回去睡觉。”库尔收敛了嬉笑的表情,在卡因的脸颊上轻落一吻,“愿你梦到我们的小贝卡。”

    这一次,卡因没有出言反驳。

    猫与薄荷草早就打烊了,在这个时间,露比和本尼一家四口本应在舒适的床上,做着甜美的梦。

    但今天注定是不同寻常的一天,杰西卡,他们的大女儿此时早就离开了她温暖的被窝,将一封给父母的信放在桌上后,打开窗户一个前空翻悄然离去。

    等到杰西卡离开之后,睡在她下铺的米璐尔才睁开了双眼,一个骨碌翻身爬起来,抓起桌上的留信后迈着小短腿跑向了露比和本尼的房间。

    “走了。”米璐尔把信递给了家中最有话语权的露比,然后爬进了本尼的怀里,瞪着眼睛看着自己的妈妈。

    露比慵懒地伸了个懒腰,并不急于拆开信封,而是伸手在自己小女儿的头上揉了两把:“总算还知道留封信,否则回来后我一定要揍她的小屁股!”

    “揍屁股!”米璐尔挥舞着小拳头义愤填膺,随后又皱起了小眉头,可怜兮兮地说,“会疼,不要,好不好?”

    “那就要看杰西卡有没有带礼物回来。”本尼吻了吻自己年幼的女儿,笑眯眯的一点都不担心露比刚才的威胁,“如果带了,我们就放过她,好不好?”

    “礼物!好!”小家伙听到礼物这个词眼睛都亮了,立刻把刚才要为米璐尔讨饶的想法丢到了一边,专心致志念起了这个让她非常喜欢的词,“礼物!礼物!礼物!礼物……”

    “要跟出去看看吗?”本尼抱起小女儿,往上坐起来一点,侧过头和露比一起看着米璐尔的信——写得有些歪歪扭扭的,但总算还能看懂大概的意思。

    这还要多亏了玛莎在岛上设立的学校,强制所有适龄的孩子都要去认字,否则按照大陆上的习俗,米璐尔这个年龄和身份的孩子能认识自己的名字就已经算很不错了。

    “不去了,玛莎不是已经都安排妥当了吗?”露比胡乱叠起信纸,却小心翼翼地放在了自己的枕头下面,翻了个身重新躺下后随手熄灭了魔法灯,“快睡吧,明天还要开业呢。”

    “这就睡,明天我也有很多事,第七十四届炼金大会要在咱们这里举行,还有很多事还没落实呢。”本尼答应着,也躺了下来,将小女儿塞进被窝哄了几句后,侧身将手臂搭在了自己妻子的身上,停顿片刻,才轻声开口,像是在安慰妻子也像是在安慰自己,“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有弗丁和卢歇尔跟着呢。”

    “嗯。”露比闷闷地答应了一声,一行温热的泪水顺着面颊悄然流下,渗入了白色的枕套里。

    偷溜出去的少年们并没有发现今晚贝壳小岛的守卫是如此的稀松,他们沉浸在自己瞒着大人成功出逃的喜悦中,一路打马飞奔,直到通过了落潮后的神之奇迹后才放缓了步伐。

    “头儿,我们现在怎么走?”菲尔德抬头看了看皎洁的月色,又看了看四周的丛林,将问题直接扔给了一行人的首领——弗朗西斯。

    “往南走,去阿黛尔的家必须从那里下海。”

    弗朗西斯扬起马鞭,直指自己的正南方。此刻为了说明情况,金发少年也顾不得自己的沙哑嗓音,尽可能详细的做出说明。母亲管这个叫做稳定军心,一个成功的领导者要让跟随自己的人看到希望,并且有明确的道路走下去才行。

    “我还是奇怪,为什么领主大人不肯出面阻止这件事。”米璐尔骑在马上,把玩着手中的一柄造型奇特的匕首,“她那样说了,怒鳞酋长难道不会予以考虑吗?”

    米璐尔这么说是有道理的,自从玛莎和怒鳞娜迦们联手解决了贝壳小岛下面的隐患,并从中开采出许多能源之后,两者间的联系就越发紧密,几乎到了牢不可分的地步。玛莎在怒鳞酋长那里是有绝对话语权的,但她却选择了放弃,让很多知情的人为之惋惜。

    “母亲说,不能干涉他族内政,那不好。”弗朗西斯帅气地挥了挥手,自有一股王者风范,“所以阿黛尔的幸福就要靠我们了!我不同意,谁也别想强迫她嫁人!”

    “知道了,头儿!”

    “出发!”弗朗西斯双腿用力夹了下马肚,一马当先冲了出去,“为了阿黛尔!”

    “为了阿黛尔!”

    少年少女们兴奋地低声应和着,马蹄后扬起阵阵灰尘,随着弗朗西斯一起奔驰在月光下的大道上。

    “真是有精神的孩子们。”卢歇尔站在小型飞空艇上,用望远镜凝神盯着自己要守护的目标,虽然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但仅靠推测他也能猜个*不离十。

    “我们也出发吧?”

    虽然是询问,但卢歇尔用了肯定的语调。站在他身侧的弗丁点点头,并没有发出反对意见,随后摆手示意着驾驶员启动飞空艇,尾随着孩子们的脚步逐渐前行。

    雏鹰长大了就会飞离母亲的巢穴,幼狮也必将有一天学会独自捕猎,属于上一辈人的时代已经逐渐落幕,而未来的诗篇将由这些刚刚踏上人生历程的少年们去慢慢谱写。

    努力吧,孩子们,我们会是你们身后最有力的倚靠。在感到累了想回家之前,就尽情的玩吧。

    第71章 结束也是开始在线阅读

    <!--t;

    第71章 结束也是开始

    -


同类推荐: 乱欲-利娴庄我的双胞胎老婆海贼王之欲望系统综漫之无限绿帽小西的美母教师肉体关系(H)煤矿淫之路(H)村暖花开禁忌的爱